Google+ Followers

2018年1月27日星期六

[男主女奴]極限調教港女人妻第二季12 小柔的不滿 公園內的野戰

極限調教港女人妻第二季12 小柔的不滿 公園內的野戰

作者:Sky1437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首發春滿四合院,香港調教樂園,JKF討論區

我想了一整個下午終於有了決定,我決定把未久繼續留在身邊,
因為我明白要是她落到山田組手中,一定會性命不保啊!
我決定後便找了天娜進來,我把情況告訴天娜,
並讓她幫我加強別墅的保安,

天娜聽後便說:「李生加強保安不難,
但是不是應該教未久一些防身技巧比較好啊?」

我說:「你決定好了!」

天娜聽後便說:「那我先去工作了!」

說著便離開了書房,我見也差不多到晚飯時間了,
於是便讓小喵和小柔叫點外賣來吃,我走到大廳坐下,
這時詩雅也剛好回來,於是我便把未久的情況跟詩雅說了一篇,

詩雅聽後便說:「還真想不到呢!但主人這樣會不會太危險啊?
怎說對方可是日本黑幫啊!」

我說:「不用太擔心,我已讓天娜加強別墅的保安,
而且他們的目標是未久!只要我們保護好未久應該沒有什麼危險的!」

詩雅想了想便說:「老公你還是要小心一點啊!」

我點了點頭並吻了吻詩雅,

小喵走了過來並說:「主人晚餐已準備好了!」

我笑著說:「好!那你快去通知天娜和智敏吧!
對了讓智敏把未久也帶出來吧!」

說著我們便走到飯廳用膳,飯廳的桌子是長方形的,
平時我是坐在中間的位置,紫琪,小翠和詩雅則會坐在我旁邊,
接著便是天娜,再接著才到小喵,小柔和智敏,
由於紫琪和小翠在美國,所以我旁邊的位置只坐了詩雅一人,
不一會智敏便帶著未久走進飯廳,
我笑了笑便讓未久坐到我的身旁,
小柔見這樣便睜大眼睛看著我,

我說:「現在已算是證實了未久的公主身份了,
我們當然要給她一點尊重啊!」

小柔說:「但她同樣是你的奴隸啊!」

我說:「小柔你不用著急!主人自有安排!」

小柔聽後便乖乖的坐回自己的位置,

我有禮貌的向未久說:「公主殿下!
我說過會用公主的待遇對待你的!
那從現在起我便把你當作公主看待吧!」

未久有點不好意思的說:「這樣不好吧?
我們還是像以前那樣便可以了啊!」

我說:「當然不行啊!你們聽著,
以後要尊稱未久為未久公主明白了嗎?」

除了小柔大家都馬上點了點頭,
我睜了睜小柔,小柔才不情願的點頭,

我笑著說:「那大家用餐吧!未久殿下,
為了你的安全,如非必要你還是多留在山洞那比較好!」

未久說:「我知道了!」

未久回答的時候已沒有再說主人二字,
看來她開始重新把自己當作公主了,我心中一陣高興,
要知道剛認識未久的時候,她已經是一個被充分調教過的女奴,
我一真想令她變回普通女生,才再把她重新調教,
怎料卻一直找不到契機,現在可好啊!
未久開始把自己當作公主了,看來我的計劃可以成功了,
就在我高興之際,

小柔卻突然站了起來並說:「主人我不吃了!你們慢用吧!」

說著便離開了飯廳,

詩雅見這樣便說:「老公要我去看看她嗎?」

我有點生氣的說:「不用!」

小喵見這樣便說:「主人那讓我去看看她好嗎?」

我生氣的說:「我說了!不用啊!」

小喵聽後便不敢再說話,吃過飯後我便讓智敏送未久回山洞,
小喵和詩雅則陪著我在大廳看電視,

詩雅倚在我身上說:「老公你真的不理會小柔嗎?」

我想了想便說:「小喵你拿點食物給小柔吧!」

小喵聽後便馬上拿了點食物走到小柔的房間,

過了一會我便聽到小柔叫道:「我不是說了不吃嗎!
你們不用理我啊!」

說著便聽到大力關上門的聲音,我馬上生氣的走到小柔的房間,
詩雅也跟了過來,小喵見我生氣的樣子,

馬上跪下並說:「主人不要生氣!我再勸勸小柔吧!」

我說:「小喵乖!你先回房休息吧!」

小喵還想說情,

詩雅卻一下扶起小喵並說:「老公我陪小喵先去睡吧!
你不要太生氣啊!」

我點了點頭,詩雅便扶著小喵回房,

回到房間小喵便說:「詩雅姐姐你幫一下小柔吧!
不然她要和主人吵架了!」

詩雅笑著說:「你是真的不懂嗎?」

小喵奇怪的說:「懂什麼啊?」

詩雅笑著說:「小柔是想文軒注意她而已!」

小喵著急的說:「但是主人好像很生氣啊!」

詩雅說:「你放心吧!我覺得文軒才沒有生氣呢!」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 

我打開小柔的房門,只見小柔坐在床上哭泣,

我走到小柔身旁並說:「小柔你在發什麼脾氣啊?」

小柔沒有說話只低著頭,

我說:「你聽不到我在問你嗎?」

小柔聽後便生氣的說:「文軒!
你怎能一下子把未久的地位提到這麼高啊!」

我說:「你是真不懂我的心思嗎?」

小柔說:「我怎會懂啊!這數個月我能見你多少面啊?
好不容易等到你回來了!你卻…………你卻不理人家!
現在更說要把未久當成公主!難道………難道我不應該生氣嗎?
我也是……………我也是……你的奴隸啊!………………嗚嗚!」

小柔一下子把心中的委屈都說了出來,

我聽後便抱著她說:「小柔我知道冷落你了!是主人不對!」

小柔聽後便看著我說:「主人我不是怪你,
只是我心中實在有點難受啊!」

我笑著說:「你最不滿的是我把未久當成公主是吧!」

小柔沒有說話,我笑了笑便把事情的始未,和我的想法告訴小柔,

小柔聽後便說:「主人你為什麼不早說啊?」

我說:「你有機會給我說嗎?」

小柔聽後便像做錯事的小孩子一樣,

把頭埋在我胸膛並說:「人家不知道才生氣的嘛!」

我說:「那現在不生氣了是吧?」

小柔說:「人家不知道啊!」

我說:「那肚子餓了嗎?」

小柔馬上點了點頭,

我想了想便說:「我帶你去吃點東西吧!」

小柔高興的說:「好啊!那我先換衣服吧!」

我笑著說:「不用啊!穿這件長褸便可以啊!」

小柔說:「我就穿這樣穿長褸??」

我說:「當然不是啊!你跟我來吧!」

說著便拿了雙高根鞋並帶小柔走進密室,

小柔奇怪的說:「主人不是要去吃東西嗎?」

我說:「是啊!但當然要先幫你打扮一下啊!」

說著便脫下小柔的衣服,並拿繩子在小柔身上綁了起來,
不一會小柔便像穿了套用繩子做的內衣一樣,

小柔害羞的說:「主人這樣上街不太好吧!」

我說:「不會啊!對了把這個放進小穴吧!」

說著便遞了隻搖控震蛋給小柔,我讓小柔穿上高根鞋和長褸,
並拿了點玩具,便牽著小柔走到車房,
隨便選了輛跑車並往深水埗駛去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 

我邊開車邊把小柔的震蛋打開,

小柔馬上說:「主人怎麼突然打開蛋蛋啊!」

我笑著說:「我想看你高潮的樣子啊!你現在自慰給我看吧!」

小柔說:「主人……會被人看見的啊!」

小柔口雖這樣說,但還是張開雙腿,並開始自慰起來!
我邊看著邊把車子駛上高速公路,並把速度越開越快,
小柔也感到速度加快,

於是便說:「主人……不要太快啊!……人家有點害怕!」

我聽後便把一隻手伸到小柔的小穴,

邊按摩邊說:「這樣不是更刺激嗎?」

小柔沒有說話只不停高聲呻吟,也不知小柔是害怕還是興奮,
每當我高速過彎的時候,小柔總會提高呻吟的聲音,
我一口氣把車子駛至美孚,就在離開高速公路的時候,
小柔再也忍不住高潮起來,

我笑著說:「怎樣啊?刺激嗎?」

小柔面紅紅的點了點頭,

我笑了笑便關上震蛋並說:「讓你先休息一會吧!
對了你想吃什麼啊?」

小柔有點害羞的說:「人家想吃你的雞巴啊!」

說著便趴到我身下掏出我的雞巴吸啜,
我邊享受邊把車子慢慢駛往食市,就在快到食市的時候,
小柔才不捨的把我的雞巴放好,
我把車子泊好後便牽著小柔往一家日式料理店走去,
小柔穿著高根鞋,一雙美腿完全暴露了出來,
沿途有不少男生也看著小柔,

我細聲的說:「小柔你看很多人在看你呢!
要是他們知道你褸下的樣子!我看他們不把你就地正法才怪啊!」

小柔面紅紅的說:「主人不要說吧!人家很害羞啊!」

我沒有再說話便牽著小柔走進店內,服務生馬上為我們安排了座位,
我們點了些菜和酒後,我便又把震蛋的開關打開,

小柔馬上皺著眉頭說:「主人一會再玩好嗎?」

我笑著搖了搖頭,小柔見這樣便只好忍著,
只見小柔面上越來越紅,呼吸也越來越急速,
這時服務生把菜傳上來了,

我說:「小柔快吃啊!不然會餓壞肚子呢!」

小柔聽後便慢慢吃了起來,我則拿著搖控器不停開開關關,
小柔邊忍耐邊吃著,好不容易才把飯吃完,
我見這樣馬上倒了杯清酒給小柔,也許是太過刺激的關係吧!
小柔接過酒便馬上一飲而盡,我馬上又倒了一杯給小柔,
小柔接過後便又喝了下去,喝了五六杯後,小柔面上更紅了,

我說:「小柔你沒事吧!」

小柔說:「主人這裡很熱啊!我們快結賬離開吧!」

於是我們便把賬結了並離開餐廳,一離開餐廳,

小柔便挽著我的手說:「主人我很想要啊?」

我說:「想要什麼啊?」

小柔說:「人家想被你愛啊!」

我沒有說話便拉著小柔回到車上,
我把車子駛往嘉頓麵包公司後面的小路泊好,
接著便拿起裝著玩具的袋子,
並牽著小柔走進山邊的小公園,
由於是深夜公園內已空無一人,我見這樣便讓小柔脫下長褸,

小柔害羞的說:「主人我有點害怕啊!」

我拿了個頸圏幫小柔帶上並說:「你有見過母狗要穿衣服的嗎?」

小柔聽後便緊張的把長褸脫下,

我笑著說:「你有見過母狗站著的嗎?」

小柔聽後便趴到地上,我滿意的摸了摸小柔的頭,
並拉著狗帶走在前面,讓小柔跟在我後面在公園散步,
由於穿著高根鞋,小柔每爬一步也會發出咯咯的聲音,
在這寧靜的公園裡顯得格外刺耳,

我們走了一位小柔便說:「主人我想上廁所啊!」

我聽後便把小柔牽到一路燈旁,並把狗帶綁在燈柱上,

小柔馬上著急的說:「主人為什麼啊?你不是要帶我上廁所嗎?」

我笑著說:「母狗不是都尿在燈柱嗎?」

小柔害羞的說:「主人人家這樣尿不出來啊!」

我笑著說:「尿不出來便一直在這裡吧!
但被人發現了我可不負責啊!」

小柔聽後只好乖乖的張開雙腿踎下並拔掉震蛋,
我見這樣便拿出手機拍攝起來,

小柔馬上用手遮著臉說:「不要拍啊!這樣害羞死了!」

我笑著說:「當然要拍下啊!一會我還要把片段放到網上呢!」

小柔著急的說:「求求你不要這樣啊!」

我說:「不要嗎?也許會有很多宅男看著你的影片自瀆啊!
也許還會成為宅男女神呢!」

小柔害羞的說:「主人不要說了!」

我把震蛋打開並繼續說:「也許還會有粉絲俱樂部呢!
到時還可舉辦回饋粉絲活動,讓粉絲免費幹幹你啊!
我想一定會有很多人排隊呢!」

小柔被震蛋和言語的雙重刺激下,竟忍不住高潮起來,
一條黃色水柱更從小穴處慢慢流了出來,

我笑著說:「你看這不就是尿了嗎?」

小柔害羞的說:「這……這都是因為主人啊!
主人快離開吧!人家真的十分害怕啊!」

我說:「怎能這樣啊!我還沒有爽到呢!」

說著便走到小柔身旁,並掏出雞巴讓她吸啜,
小柔邊吸邊偷偷的看著四周,

我見這樣便讓小柔翹起屁股,我則從後幹了進去,
小柔併命的忍著使自己不叫出聲來,
我幹了一會便忽然用力的打了一下小柔的屁股,
小柔被嚇得呀的一聲叫了出來,我邊幹著小柔,
邊推著她往前行,
這時我發現了一輛應該是清潔工用的手推車吧!
我見車上空無一物,於是便把小柔放了上去並把狗帶綁在手推上,

小柔馬上掙扎著說:「主人………不要這樣………啊!
有人……來了……怎辦啊!」

我說:「那就讓他們看看我怎幹你這母狗啊!」

小柔呻吟道:「人家……不要啊!
……人家快……要到了……主人用力點!啊啊啊啊!」

說著便高潮起來,我也隨著小柔的高潮把精液射進了小柔的子宮,

高潮過後小柔便說:「主人快離開吧!我好像聽到有人聲啊!」

我也聽到好像有人從遠處走來,於是便解開小柔,
並讓小柔重新穿回長褸,我和小柔走回車上,

我說:「剛剛刺激嗎?」

小柔害羞的點了點頭,

我吻了小柔一下並說:「那我們回別墅休息吧!」

說著便把車子駛回別墅,
回到別墅我送了小柔回房後,便走到山洞看看,

我一進山洞智敏便走了過來並說:「主人小柔怎樣啊?
你沒有懲罰她是吧?」

我笑著說:「我就知你緊張啊!我沒有懲罰她,
還帶了她去東西呢!」

智敏聽後便放心的說:「主人怎會這樣啊?」

我說:「難道你以為我不知道我冷落了你們嗎?
小柔會生氣也是人之常情啊!」

智敏聽後便說:「主人!」

說著便吻了過來,

我抱著智敏吻了一會便說:「對了未久怎樣了啊?」

智敏說:「她好像睡著了!」

我說:「那你準備好服侍主人了嗎?」

智敏把裙子拉起並說:「主人小母狗早準備好了!」

我笑了笑便把智敏拉到未久旁邊的囚室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後天待續

[男主女奴]極限調教港女人妻第二季11 殘忍的拷問 未久當女優的真相

極限調教港女人妻第二季11 殘忍的拷問 未久當女優的真相

作者:Sky1437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首發春滿四合院,香港調教樂園,JKF討論區和Blog 尋常百姓與眾作者

我想了想便說:「未久那你的真名就是未久嗎?」

未久說:「我叫未久子!封號是未久女王!」

我說:「那你現在回皇宮,不是什麼事也解決了嗎?」

未久說:「主人你真的忍心讓我嫁給我不喜歡的人嗎?」

我想了想便說:「未久我實話跟你說吧!未知道你的身份前,
我還有信心能解決山田組的問題,
但現在已不是我能力所能辦到的事了!」

未久聽後馬上哭著說:「主人你的意思是?」

我說:「我覺得把你交給日本領事館是最好的!」

未久搖著頭說:「主人求你不要這樣啊!」

我說:「但是……………」

智敏聽後便開口說:「主人其實不用想得這麼複雜啊!
我們就當不知道這不就行了嗎?」

我說:「但她可是別國的公主啊!」

智敏笑著說:「主人這不是更刺激嗎?
難道你不想擁有一個公主當奴隸嗎?
再說很明顯皇室現在應該也不知道未久的身份吧!
就算之後發現了,那也是之後的事啊!重點是!
主人難道你能接受別人在你手中把你的奴隸奪走嗎?」

我想了想便說:「你說的也有道理,這樣吧!
未久為了你的安全,你就先住進山洞吧!」

未久馬上害怕的說:「主人又要把我關進那機械嗎?」

我笑著說:「放心只是讓妳住進囚室而已!」

未久聽後便說:「是的主人!」

我說:「那智敏你幫未久把有需要的物品拿到囚室吧!」

智敏點了點頭便和未久一起走回房間收拾,
我見她們走遠便馬上致電給偵探,並讓他們幫我查證一下,
日本皇室是否真的有一位未久子公主失蹤!
而山田組又是不是真的有一個這樣的傳說,
我剛掛了電話智敏和未久便走了下來,

我笑著說:「未久山洞那邊收不到訊號,你把電話交給我吧!」

未久聽後便把手提交了給我,我讓智敏先陪未久進山洞,
我則打開未久的手提查看,我沒發現有什異常,
於是便放下電話,並走到山洞中,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 

進到山洞,只見智敏已把未久安排在囚室之中,

我說:「這些天便暫時委屈你了!」

未久說:「不委屈!我還要謝謝主人呢!」

我說:「你放心吧!要是證實了你的身份,
我會以公主應有的待遇對待你的!」

未久馬上笑著說:「真的?」

我點了點頭,便讓智敏跟著我離開山洞,

回到花園我便和智敏說:「智敏你這幾天便好好看著未久啊!」

智敏說:「主人放心我會好好保護她的!」

我說:「不是!我是讓你好好監視她!
我總覺得事情有點奇怪!她怎說也是個公主啊!
怎會因為欠債而當AV女優呢?」

智敏想了想便說:「主人我明白了!我會好好看著她的!」

我抱著智敏並說:「辛苦妳了!」

智敏面上馬上一紅並說:「不辛苦啊!
只是………主人……還是沒事了!」

我笑著說:「你是想說我很久沒碰妳是吧?」

智敏害羞的點了點頭,

我吻了智敏一下並說:「今晚再好好滿足妳吧!
現在你先好好看著未久吧!」

智敏高興的說:「知道主人!」

說著便走回山洞中,我走到書房處理了一下公司的文件,
偵探們便致電給我報告,
他們查出原來日本皇室真的有一位未久子公主,
大概在三年前失蹤了,至今下落不明,
而山田組也真的有一個獻祭皇室成員的傳說,
我向偵探們道謝後便掛了線,看來未久真的沒有說謊呢!
但為什麼未久會當AV女優?
而又為什麼她寧可當我的性奴也不願回日本呢?
正想得出神之際,書房的門卻被敲響了,我應了聲,
小喵和小柔便走了進來,

我笑著說:「你們都溫習好了嗎?」

小喵說:「差不多了,現在是休息時間,
所以我們來看看你呢!」

小柔接著說:「是啊!我們見快到午飯時間了,
所以想問主人想吃什麼啊?………主人你有心事嗎?」

我想了想便把未久的事說了出來,

小柔聽後便說:「主人想知道真相!這有什麼難啊!」

我聽後便說:「你有方法?」

小柔說:「主人最善長的不是拷問嗎?你可以拷問未久啊!」

我笑著說:「對啊!小柔你真聰明呢!」

小喵說:「主人你不信未久嗎?」

我皺著眉頭說:「我不是不想相信,只是太多事情不合理了!」

小喵說:「但怎說未久之前也是當AV女優啊!
普通的拷問能對她能起作用嗎?」

我聽後便笑著說:「你們應該還沒有參觀過山洞吧?」

小喵和小柔聽後便說:「當然沒有啊!」

我說:「那吃完飯我帶你們去參觀一下吧!
順便可以拷問未久啊!」

小柔馬上說:「那我們叫外賣吧!小喵快走吧!」

說著便拉著小喵離開了,吃過午飯後我便帶小喵和小柔走到山洞,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  

她兩好奇的四處觀看,走進大平台的時候,

智敏便走了過來說:「主人你們怎麼來了?」

我笑著說:「你帶未久出來吧!我有事要問她!」

智敏聽後便帶了未久出來,

我說:「未久子殿下,我已證實你的身份了,
但你能告訴我你當AV女優的真正原因嗎?」

未久子說:「不是告訴你,是為了生活費嗎?」

我笑著說:「我可不太相信啊!
難道你又是為了生活費而成為我的奴隸嗎?」

未久子有點吞吐的說:「對啊!就是這樣!」

我笑著說:「我才不相信呢!」

說著便打了個眼色給智敏,智敏見這樣便馬上把未久子按到地上,

未久馬上掙扎著說:「文軒生請你相信我啊!我說的都是真的!」

我說:「那你便好好讓我相信吧!」

說著便拿了條麻繩把未久的雙手反綁在背後,未久不停的掙扎著,

我見這樣便笑著說:「你要是真的是日本皇室的話,
那就是說你是天照大御神的後裔啊!
要是這樣那就讓我看看你的能耐吧!」

說著便讓智敏按著她,我則到電腦平台把三角木馬調動了出來,

未久看到木馬馬上說:「主人不要啊!
我沒有說謊不要用這種刑具啊!」

我笑著說:「你不坐上去我怎知你有沒有說謊呢!」

說著便和智敏一起把未久放到木馬上,
未久坐到木馬上後面上露出痛苦的表情,
這是當然啊!雖然未久盡力用雙腿分擔身體的重量,
但木馬表面著力點本就不多,而且雙手被綁在背後,
身子的重心便集中在小穴的位置,

我笑著說:「願意把真相說出來了嗎?」

未久辛苦的說:「我說的都是實話!」

我說:「看來不來點真的你是不會說的!」

說著便從牆身的架子拿了條長鞭交給智敏,

我說:「每三秒便給我狠狠抽一下!」

智敏點了點頭便馬上用力抽了未久一鞭,未久馬上慘叫起來,

我則坐到旁並說:「小喵小柔你們來服侍主人吧!」

小喵和小柔本已被眼前所見嚇著,聽到我說的話竟呆在當場,

我見這樣便說:「你們是窿了嗎?」

小喵和小柔這才醒悟過來,馬上跪到我身前掏出我的雞巴,
並輪流吸啜起來,我邊聽著未久的慘叫聲,
邊享受著小喵她們的服務,不一會隨著未久的一聲慘叫,
一條黃色的小水柱竟隨著未久的小腿流了下來,

我示意智敏停手並說:「未久願意說真話了嗎?」

未久搖了搖頭,

我見這樣便說:「繼續打,打到她說為止!」

智敏聽後便走到我身旁細聲的說:「主人她身子已受傷了,
是不是要轉另一種懲罰啊?」

我想了想便說:「那你作主好了!只要能讓她說出真相便可!」

智敏點了點頭,便從架子上拿了數枝紅色的大蠟燭點燃,

智敏拿著點燃的蠟燭走到未久身邊說:「要說便快說啊!
說了便不用受苦了!」

怎料未久竟生氣的駡道:「你也是條母狗而已!在這裝什麼啊?」

智敏聽後便生氣的說:「你會為你所說的話付出代價!」

說著便又從架子拿了個張嘴器,把未久的小嘴強行張開,

智敏生氣的說:「我現在不需要你說啊!」

未久害怕的不停掙扎,智敏則一手用力按著未久的肩膀,
一手則把蠟燭高舉並把蠟油滴到未久的小嘴上,
未久不停邊掙扎邊慘叫,我看著心內的虐待狂基因竟沸騰起來,
我站了起來拿起架子上的藤條,便用力抽打未久的腳心,
未久一縮腳丫身子的重量便全集中到小穴,加上智敏按著,
那痛楚還真不是說笑啊!只見未久大聲慘叫了一聲,
人便脫力的趴到木馬上,我和智敏馬上扶著她,
小喵和小柔也走了過來幫忙,我們把未久扶到地上並讓她躺下,
我檢查了一下未久的小穴,雖是有點紅腫但卻沒有受傷,
倒是鞭子的傷比較嚴重,

智敏見這樣便說:「主人要幫她涂點藥嗎?」

我說:「先不用!小柔你去裝桶清水過來!」

小柔馬上動身,不一會便拿了桶清水過來,我接過水桶,
便把水倒到未久身上,未久被水嗆到馬上咳嗽著醒了過來,

我面無表情的說:「你願說出真相了嗎?」

未久喘著氣說:「主人我真的無話可說啊!」

我笑了笑便說:「好啊那你先去泡個澡吧!」

說著便從電腦平台開啟了水籠的功能,
平台旁的海邊馬上升起一個籠子,我看了看智敏,
智敏便把未久關進籠子只留頭部在外面,

未久不停的求饒道:「主人放過我吧!求求你放我出來啊!」

我說:「那當女優的真正原因是!」

未久說:「我只是……我只是……」

我說:「看來你還是不願說真話呢!」

說著便按下按鈕,籠子馬上降回海中,海水的鹽分刺激著傷口,

未久馬上慘叫道:「我說了!我說了!
我是因為想試試群交的滋味才當女優的!主人快停下啊!快停下啊!」

我笑著說:「那你之前為什麼不承認呢?」

未久說:「因為……因為……」

我說:「看來還是不夠老實啊!」

說著便把籠子整個降到水下,大概等了十多秒,我才把籠子重新升起,

未久喘著粗氣說:「主人不要啊!我受不了!………啊啊啊啊!」

我沒等她說完便又把籠子沉到水中,

我再次把籠子升出來並說:「怎樣願意說真話了嗎?」

未久說:「主人我怎說也是個公主啊!你不知道我的身份,
你要我承認什麼也沒關係,但你已知道我是公主的身份,
我總不能讓你知道我這麼淫蕩啊!」

我能看出未久這次沒有說謊,
於是便繼續問道:「那為什麼你的姓氏要改為大橋呢?
是不是有什麼特別原因?」

未久說:「你不要問好嗎?」

我說:「那我只好繼續用刑了!」

未久馬上說:「我說便是!
因為我的第一次是在大橋下失去的所以…………」

我笑著說:「一早說了便不用這樣啊!」

未久說:「主人可以放了我嗎?」

我說:「智敏你把她放出來並為她上點藥吧!」

智敏聽後便馬上放了未久出來,並拿了些外傷藥幫未久敷藥,

我望向小喵和小柔並說:「看夠了嗎?我有讓你們停下嗎?」

小喵和小柔馬上跪到我身前,並繼續用嘴幫我套弄,

我想了想便說:「未久我還是不太明白,
你拍AV的事難道你不怕被你父親或皇室知道嗎?」

未久說:「就算有人認出了也不會告訴他們的,
他們就是知道也不敢承認啊!再說他們也沒時間理會我吧!」

我想了想也覺得有理,突然我感到雞巴一陣痛楚,
原來是小喵不小心把牙齒撞到我的肉捧,

我生氣的說:「你很久沒口交是吧!看來必須訓練你一下呢!」

小喵馬上道歉道:「主人對不起我只是有點緊張才會這樣!」

我笑著說:「不用解釋了!做錯了便必須接受懲罰啊!」

說著便把地上的拘束器調了出來,
只見地上馬上伸出數根陽具型的鐵柱,
柱身更有數件拘束器以鐵鍊連著鐵柱,
我把小喵拉到鐵柱旁,並讓她含著假陽具,
小喵很辛苦才把假陽具的部份全含進嘴裡,
我把連在鐵柱上的項圏幫小喵帶上,
並把小喵雙手鎖到鐵柱的手銬上,
這樣小喵便只能含著假陽具,屁股翹得高高的站著,

弄好後我便說:「你就乖乖站在這兒吧!」

小喵邊掙扎邊搖頭,但奈何一點也動不了!
我看向小柔正想開聲責備,小柔見這樣也不等我說話,
便又跪到我身前繼續吸啜,我享受了一會便讓小柔站到旁邊休息,
自己則提著雞巴,拉開小喵的內褲,輕輕的幹了進去,
小喵邊呻吟邊搖動屁股配合著我的抽插,抽插了一會我便拔出雞巴,
並一口氣幹小喵的屁眼,小喵完全沒有準備,
被我這樣一插馬上掙扎起來,

我笑著說:「你不是喜歡被人幹屁眼嗎?掙扎什麼啊!」

小喵聽後便沒有再掙扎,我不停的加大力度幹著,
幹了一會小喵終於忍不住唔唔的呻吟起來,
我知道小喵已到高潮了,於是我也加快速度,
把精液射進小喵的屁眼,小柔見這樣馬上走了過來,
並用嘴巴幫我清潔,

我解開小喵並說:「下次要是再弄痛我,便不止這樣啊!知道了嗎?」

小喵喘著氣說:「知道主人!賤奴以後會注意的!」

我笑著說:「這次不得不讚讚小柔!主人便獎賞你今晚服侍主人吧!」

小柔高興的說:「多謝主人!但主人我可以多要求一件事嗎?」

我說:「你說來聽聽啊!」

小柔說:「主人我和小喵都想回校參加謝師宴和畢業晚會啊!」

我想了想便說:「這樣不太好吧!」

小柔說:「主人不用擔心啊!阿健,
阿俊和阿達都不會參加這兩個聚會啊!
自從上次的事,琪琪便和其他同學一起杯葛他們,
所以他們應不敢再對小喵怎樣了!」

我說:「原來如此,要是這樣的話,我就讓你們參加吧!
但是要讓我和智敏接送你們啊!」

小柔笑著說:「謝謝主人!」

我讓小柔和小喵先回別墅,

我則走到未久面前說:「公主殿下辛苦你了!
但我看你是不能再當我的奴隸了!」

未久著急的說:「主人為什麼啊?你是要把我送回日本嗎?」

我說:「當然不是啊!但基於你公主的身份,怎能要你當奴隸呢!」

未久說:「主人只要你不送我回日本,我願意繼續當你的奴隸啊!」

我想了想便說:「今天你便先休息啊!明天我們再好好談談!」

我讓智敏扶未久去休息,我則走回書房,計劃著應該如何應對,
想了一個下午我終於有了決定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後天待續